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跨越“第一渡” 长征出发地“换了人间”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晋城新闻网 时间:2019-06-12

新华社南昌6月11日电 题:跨越“第一渡” 长征出发地“换了人间”

新华社记者李兴文、胡锦武、高皓亮、邬慧颖

编者按: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红军长征出发85周年。为大力弘扬伟大长征精神,中央宣传部6月11日启动“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参加采访的新闻记者将追寻革命先辈足迹,回顾长征路上的重大事件,深入挖掘艰苦卓绝斗争历程中的感人事迹,以生动鲜活的全媒体报道,展现长征沿线的历史变迁,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营造良好舆论氛围。新华社从即日起开设“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专栏,集中播发我社记者采写的相关报道。今天推出第一篇《跨越“第一渡” 长征出发地“换了人间”》。

这是1988年拍摄的江西省于都县城 (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提供)。新华社发

这里的桥,让远征者跨越汹涌波涛,到达胜利的彼岸。

这里的桥,见证苦难与辉煌,象征着民心党心息息相通。

6月11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在中央红军长征集结出发地——江西于都启动。

于都河静静地流淌,当年中央红军主力出发的渡口旁,一段浮桥无声地诉说着85年前那段血与火的历史,传扬着“于都人民真好,苏区人民真亲”的佳话。

桥相连

于都县贡江镇建国路上一处没有门板的老房子,如今成了游客慕名而来感受长征的去处。客家老宅内,“两井三厅”保存完好,进门处却没有门板。这是红军后人刘光沛家的祖屋。

“为什么我们家没有门?”幼年时刘光沛问,母亲告诉他:“门板被你爷爷拆下来给红军搭桥了。”

桥,决定着红军的生死存亡。

1960年,江西省于都县部分长征老红军同志一起合影(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提供)。新华社发

1934年10月,在于都河北岸集结着中央红军主力五个军团及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8.6万余人。此时的外围,敌军重兵正围追堵截,步步紧逼。

桥,承载着军民的鱼水深情。

红军长征出发时,百姓主动送来门板、床板,甚至寿材,几乎家中所有可用的木料都用来搭设了浮桥。通过8个主要渡口、5座浮桥,红军渡过于都河,踏上了漫漫征途。

于都河,由此有了“长征第一渡”的不朽名号。

游客在江西省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参观(5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85年,弹指一挥间。紧挨着“长征第一渡”,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巍巍屹立,述说着苏区军民一心、浴血奋战的峥嵘岁月。

桥,见证着于都的沧海桑田。

“如今所有渡口都建起了大桥。”从5座浮桥到35座大桥,2017年落成的梓山贡江大桥是最年轻的一座……1996年参加工作的于都县交通局干部丁石荣对于都河上的桥梁如数家珍。

这是江西省于都县梓山镇富硒农业产业园一景(2018年9月28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村里的蔬菜无论是北送南昌,还是南下广东,能少走100公里路程。”距离大桥不到10公里的于都县梓山富硒蔬菜产业园中,一排排现代化标准蔬菜大棚鳞次栉比,梓山镇潭头村村支书刘连云对这座大桥感触最深,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109户,都参与了蔬菜产业。

游客在江西省于都县梓山镇富硒农业产业园内参观(2018年9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红土蝶变,桥并非唯一的见证。85年前的一个夜晚,距离瑞金叶坪不到10公里的黄沙村华屋自然村,17个青年踏上血染的征程。出发前,他们栽下17棵松树,和家人约定“见松如见人”。如今走进村口,青松掩映,一栋栋白墙黛瓦客家小楼拔地而起,数代人住着低矮破旧、透风漏雨土坯房的华屋已处处皆“华屋”。

“沙洲坝,沙洲坝,无水洗手帕。”80多年前,毛泽东为解决当地老百姓喝水问题,带领红军战士挖了一口井,沙洲坝人从此吃上了干净的井水。老百姓给这口井起了个名字——“红井”。

“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故事,让新中国几代人耳熟能详。80多年后,“共和国摇篮”瑞金市初心不改,从群众关心的“小事”做起,把农村安全饮水工程作为扶贫开发的基础性工作来抓,实施城乡供水一体化项目,确保建档立卡贫困户100%解决饮水安全问题。

改造农村危旧土坯房69.52万户,解决546万农村人口安全饮水问题,解决近300万山区群众不通电和长期“低电压”问题……长期以来困扰赣南苏区的住房难、喝水难、用电难、行路难、上学难、看病难等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

“从过河的桥,到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相关政策出台,大到战略定位、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小至村民住房、百姓喝水、孩子上学……一条主线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在中央苏区史专家凌步机看来,这就是共产党人始终不渝的初心和使命。

游客在江西省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碑前参观(5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胡晨欢 摄

心相通

“喜书记”不姓喜,而姓许。

“他给大伙办了很多事,村民有喜事都愿和他说,加上客家话中‘许’和‘喜’谐音,大伙习惯叫他‘喜书记’。”下乡扶贫两年,江西理工大学驻兴国县崇贤乡崇义村扶贫第一书记许立新有了新称呼。

类似的“别称”不在少数:自然资源部“80后”干部李兆宜曾担任赣县区五云镇夏潭村第一书记,带领村民打井发展甜叶菊产业,被称为“打井书记”;江西省投资集团驻瑞金叶坪乡大胜村第一书记刘欢迎,为五保户、低保户以及无房贫困户筹建“梦想家园”,被称为“欢迎书记”……

赣南是长征出发地,也是苏区干部好作风发源地。一个个带着亲昵的别称背后,是一道道心心相印的干群“连心桥”。

栏目分类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如对您的作品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qingfengjiaju.com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